當前位置:老鹰vs马刺 > 文化 > 地域文史

探秘團山觀

編輯:王珊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8-08-01 11:24:41
來源:

《竹山縣志》記載:“團山,城西一百里,上有團山觀,與九里岡相對?!蔽掖永疵揮邢氳?,家鄉的一座小山居然名載史冊。7月21日清晨6點,我就和父親一起趕到寶豐鎮曹家灣村,并邀請了姑父作向導,向團山山頂進發。

團山地處曹家灣、黃栗、雙豐、深溝數村交界處,東南麓是曹家灣村,傳說曹家灣村人是魏武帝曹操后裔,曹家灣村人多姓曹,也有姓操的,不知是不是真與曹操有淵源。山頂處叫蔡家坡,蔡姓居多,據說2008年,蔡家坡和官渡鎮蔡氏曾到團山觀里考察蔡氏先祖墳墓,有一塊石碑竟然有內外兩層,內層碑文中記載,蔡氏祖籍為湖北安陸沔陽中溝嶺、陳盧二莊,遷到此地后又有一支于1908年遷徙到官渡鎮。

團山之頂曾建有團山觀,不過,那時的住持不姓曹,不姓操,也不姓蔡,而是姓馬,俗稱“馬和尚”。道觀的住持為什么是和尚?不管它。姑父說,蔡家坡位于高山,遠離水源,常年缺水,導致土地干旱,人們就挖井取水,引起了龍王的不滿,于是龍王施法,斷絕了地下水的供應,人們的日子更加不好過了,團山觀都快荒廢了。有一天,馬和尚來到蔡家坡,頌經講法,動員蔡家坡人重修了團山觀,并用石頭雕刻龍頭,供人朝拜。龍王途經此處,龍顏大悅,于是護佑蔡家坡風調雨順五谷豐登。

通往團山觀的山路上,我們經過了一片茶園,又鉆進一片樹林。樹林里荒草叢生,樹木龐雜,不經意間,蒼耳已爬滿褲腿,我時不時的抬頭看看前方的父親,幾度想要放棄前行,但看著父親和姑父饒有興致地談天,又不忍心打擾,只好自顧自地邁開步子,跟著他們一路向前。時而走在山脊上,時而沿著山脊一側的小路行走,約莫過了半小時,我們看到了一處石洞,正好我感到有些疲憊,請求休息片刻,姑父就坐在洞口一根枯枝上,給我們介紹這森林深處的奧秘:“現在我們的腳下,才是真正的團山觀,這個石洞叫西門洞,順著這洞旁堆砌完整的石頭走一圈,會發現這是一個圓形的城墻,包圍著寺廟,這洞口的上方還有兩個‘觀埡’,是原來土匪為了防御外敵修建的……”,帶著滿心的好奇,我又爬上了“觀埡”所在地,這便是洞口制高點了。

站在洞口制高點,放眼望去,頗有“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”的豪氣,遠處若隱若現的房屋點綴著人間煙火特有的魅力,重山之間坐落著參差不齊的村莊,山下的村莊安然的守著一方,遠處的市景靜謐恬淡。休息片刻又繼續趕路,憑著父親模糊的記憶,經姑父指引,大概又過了半個鐘頭,到達了山脊右側的一片荒草地,父親拿出砍刀,一路左砍又砍,古道方才漸漸清晰出來。姑父說前方就是團山觀的遺址啦,我朝姑父所指的方向望去,居然什么也沒看到,只看到電視信號塔傲立在那里,心里略略有些失望,不過,轉而極目遠眺,寶豐鎮下轄的村莊盡收眼底,遠近風光一覽無余,姑父說,他十幾歲來的時候,道觀的屋頂磚瓦,梁木依稀可見,如今經過幾十年的風雨飄搖、世事變遷,就只剩下這些了,之前觀前挺立的大樟樹也只剩下朽木枯干煢煢孑立。

破了,舊了,塌了,毀了……時光如流云,轉瞬又是一個模樣,團山觀已荒蕪在無邊的草木之中,周邊的石墻雖然還以守衛的姿態頑強地顯示著自身的存在,我們看到的卻是太平盛世之中的一道風景。但團山依然矗立,山腰上有數百畝茶葉基地,公路沿線有一幢幢小洋樓,顯示著村民們的富足和安寧,而曹家灣村還建了福利院,數十名孤寡老人在這里安度晚年。

可以告別了,雖然找不到當年古剎的蹤影,透過樹林深處那片茂林修竹,依然能想象得出當年的盛景,依然能想象得到當時一方黎民朝拜香火的虔誠,依然能感覺遠去的暮鼓晨鐘猶在回響。人們總是在過去和未來之中徘徊,在后退與前進之間糾結,在失落與欣喜之余思索,不必惋惜,現在這樣,挺好!就讓團山觀作為一個時代進步的參照吧,我們還將走進新的時代。

天邊的紅日冉冉升起,我們意猶未盡的按原路返回,對團山觀漫山遍野的蔥翠感到欣喜的同時,也對它的未來充滿了希冀。(王 珊)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