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老鹰vs马刺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且行且吟且賞花

編輯:苗東升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06-05 10:10:02

有一種美妙的生物叫春蠶,有一種崇高的精神叫紅燭,有一種博大的情懷叫奉獻,有一種平淡的職業叫教師。

古往今來,多少文人墨客把教師比作春蠶,蠟燭,他們筆走龍蛇,吟出了一曲曲膾炙人口的名句。在我眼里,教師是一朵花,這朵花,不一定華麗炫彩,不一定沁人心扉,不一定??恍?,但他卻總是在最安靜的地方開放,那么的潤物細無聲,卻又時時刻刻讓你感受著他的存在,用他的職業的獨特魅力影響著一群又一群的“賞花者”。

那天上午第二節是語文課,伴著蒙蒙的細雨,和著清脆悅耳的鈴聲,我攥著精心制作的課件,夾著新分到手有著精美裝幀的教材,還有一摞我這兩天圈圈點點的教參,帶著幾分期許邁向了七年級某班教室??紊?,我看到孩子們懷疑的目光,課下,我聽到了孩子們的竊竊私語,向課代表打聽,才知曉原委――學生嫌棄我打扮老土、頭發脫落嚴重,不如他們小學語文老師那般時髦且富有青春氣息,鄙夷我勝任不了他們的語文教學工作。

第二天上午第四節課,我像往常一樣,站在教室的行隙間為學生們分析課文,突然,感覺后背上的衣服猛地往下一墜,我本能地扭過身,那一刻,我看到了我面前的幾位同學不懷好意的笑,也看到了我身邊李某某同學面紅耳赤,頓時,我明白了,那個在我背后惡作劇的孩子就是李某某。憑借十多年教育和管理學生的經驗,我不斷地告誡自己,千萬別在這時中斷了課堂,大發脾氣更是不可取的。我挪了幾步,用眼神提醒了那幾個不懷好意的同學,同時提醒李某某午飯后來找我。

時間的鐘擺總不停歇,午飯后,我早早地來到了辦公室,推開那半掩的門,眼前的一幕令我萬分詫異,李某某正筆直地跪在我的辦公桌前,看到我向他走來,他淡定地伸出了左手臂,同時臉側向另一邊。頃刻間,我完全懵了,這個上課惡作劇,現在又無端筆直地跪在我面前,伸出左手臂,側著臉龐的孩子到底要干什么呢?

我靠著辦公桌站定,讓他站起來,半響,他淡淡地說了一句:“老師,我找了根竹板子,放在你的桌子上,你打我幾板子吧?!?/p>

我瞥向辦公桌,果然,在我的辦公桌上赫然放著一根竹板子,在看看他,我也淡淡地說:“你這一臉不服氣的樣子,連看都不看老師一眼,就算老師打你幾板子,你還是不服氣的?!?/p>

他感覺到我沒有打他的意思,放快了語速并大聲嚷嚷道:“快點,老師,我犯了錯誤,你打我板子,我也好早點回班上寫作業,作業沒寫完其他老師又會找我麻煩的,你快點,以前的的老師都是這么做的”

頃刻間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,腦海中涌現的都是一群天真爛漫的孩子犯了錯誤,老師用暴力教育的手段來摧殘這一顆顆幼小的心靈,那一只只小手上遺留下的都是老師用野蠻行徑帶來的無盡的創傷啊。

我請他站起來并告訴他說:“你這么做,我很意外,實話實說,你現在是一名初中生了,站起來比老師還高,老師也不會凡事都用體罰和暴力的手段來懲罰違紀犯錯的孩子,你在老師的背后扯老師的衣服肯定有你自己的想法?!?/p>

他通過我的語氣感知到了我沒有懲罰他的意思,赫然站了起來,面向我,儼然一副立正的姿態立在我面前,我更加愕然了,面對他突然的轉變我竟然有點不知所措了,我只有仔細端詳著他,眼前的這個學生,瘦瘦的臉龐、纖細的身材,那一身明顯小了很多的校服(裸露著腳踝,上身衣服簡直就像一件小馬甲)穿在他身上是那么不協調。

我關切地問他:“你這身校服是什么時候買的?”他答道:“兩年前”,我又問道:“今年學校要求統一購買的校服不是早就發下來了嗎,你怎么沒穿?”他道:“我爸爸得了尿毒癥,家里的錢都給爸爸化療治病了,媽媽說沒錢,我向班主任說明了情況,所以就沒購買?!?/p>

瞬間,我明白了什么,眼前的這個孩子其實是個苦命的孩子,他雖然有著高于常人的身材,但卻要承受比普通孩子更多的生活的壓力,從小就在農村長大的我,那種家徒四壁、一貧如洗的家庭我了解的太多太多了。

我見他不那么抵觸,就試探著問了他一系列的問題:“你為什么要在老師背后扯老師衣服?你在扯老師衣服前是怎么想的?你不怕被老師發現嗎?”

他見我沒有打他,更沒有責備他的意思,眼眶里浸滿淚水,便對我坦誠了,只聽他低聲訴說道:“老師,對不起,我是因為上課實在太無聊了,聽不懂,見你又一直站在我旁邊,你講課的聲音又那么大,所以才做了這一荒唐的舉動,我在做之前就想好了結果,大不了就是一頓毒打,老師們不都是這樣懲罰犯了錯誤的孩子們的,我也習慣了?!?/p>

看著他那么誠懇,我也向他敞開心扉,講到了我讀書時的家境、講到了我畢業后在外漂泊的艱辛、講到了尊師重教的意義、講到了有效聽課的方法,也談到了應對上課無聊時的策略。猛然間,我想到了我曾教過的一篇叫《紫藤蘿瀑布》的課文,我告訴他作者宗璞曾經遭遇的精神創傷,但作者對閱讀和創作情有獨鐘,在她的筆下,展現了眾多的人物命運和世相心態,我們讀她的作品,總會被她大氣磅礴的文章布局、柔性的書卷氣息和深入骨髓的文化質感所陶醉……

一個多小時很快過去了,下午上課的鈴聲響起,我告訴他去教室上課,他深深地向我鞠了一躬,快速地消失在我的視線里。

第二周,我給他帶來了我的舊襯衫。

第三周,我把書架上一本發黃的名著《平凡的世界》借給他,同時告訴他好好體會文中主人公孫少平、孫少安的苦難。

又一周,我又悄悄塞給他兩根筆芯。

……

那天以后,我分明地感到他變了很多——上課他會參與到課堂上來,作業比以前工整了很多,接連的兩次月考,他的分數也比以往高了很多,讓我欣喜的是居然及格了。

幾年前,我曾轉載了一句話于QQ日志:“愚以為,教育是一項事業,而絕不僅僅是稻梁之謀,教育是一門藝術,而不是機械的勞作,教育是一門有生命有靈性有詩意的活動,而不是僵死的符號。秋去春來,子丑更替。孩子們笑了,孩子們詩意了,孩子們走進象牙塔了,我懂得了什么?

歌德有句名言:“教師如果征服了學生的心,其形象就如天空的星星一樣在學生的心中發光?!弊魑桓黿淌?,以人為本,尊重每一位學生,與學生之間建立一座心靈相通的愛心橋梁。對學生來說,師愛是重要的教育因素。學生一旦體會到師愛,就會自然地快樂地理解教師對他的教育,就會得到滿足而產生用心的情緒。所以,帶著一顆真誠的心,走入學生心里,去詢問,去了解,去傾聽學生的意見和心聲,點燃他們心靈深處理想的火花,鼓勵他們奮發向上,這才是教育的內驅力啊。

在教育教學中,常有學生犯這樣那樣的錯誤,我們不能因為學生的錯誤就對學生辱罵或進行體罰,教育成功的秘密在于尊重學生的人格,顧及學生的自尊心,這樣,學生才能信任老師。

十幾年前,我曾在福建一民辦學校任教,該校自主創辦了一期班主任工作案例???,該??蜓岳鎘姓餉匆瘓浠埃骸霸諼頤塹腦爸?,有一些遲開的花朵結著青澀的果子,鳥雀的冷漠,蜂蝶的回避,使它們在孤獨寂寞中變得異樣的張狂。其實,它們只是還未滿足對陽光的渴求,還未得到足夠的雨露浸潤而不愿輕率地讓秋風鍍一身金黃,顯出虛偽的甘甜色澤去騙取成熟的美譽。讓人欣慰的是,有人在培植,有人在澆灌。它們一旦刪去缺乏感動的記憶,一生就會變得高潮疊起,意蘊無窮,因為春季播撒的不再是拌著淚水的種子,秋天收割的也也不僅僅是夢中的風景,就讓我們且行且吟且賞花吧。

(常興坤)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